當中國領導人提出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戰略構想時,斯裡蘭卡對此迅速回應,充滿期待。今年2月,斯裡蘭卡外長佩裡斯訪華時,提出與中國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並稱這是對去年5月中斯雙邊關係提升至“戰略合作伙伴關係”的一次明確實踐。
  中斯兩國無論是政府交往還是人民友誼都有非常良好的基礎。2000多年前,漢代使者就已漂洋過海首次踏上這顆“印度洋上的珍珠”之國。此後在元明年間,中斯友好關係進一步向前發展。2009年斯裡蘭卡內戰結束,百廢待興,中國與斯裡蘭卡展開良好合作,幫助其進行戰後重建。
  如今,斯裡蘭卡對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充滿期待,將其視為戰後經濟騰飛的一劑強心針,希望通過加強中斯在海上的互聯互通以及海洋經濟、進口替代工業、港口配套產業等領域的合作,推動斯裡蘭卡實現5個中心目標——海上中心、商業中心、能源中心、旅游中心和教育中心。
  在調研過程中,我們發現,作為中國改革開放前沿的廣東,在斯裡蘭卡“口碑”不錯。每年從斯裡蘭卡去往中國大陸的游客絕大部分選擇到訪廣東。眼下,斯裡蘭卡新建的幾座港口蓄勢待發,戰略性進口替代行業進一步加大對外來投資者的扶持,這些現象無一不在向廣東發出強烈的合作信號。
  探古尋今中斯友好傳承讓兩國人民受益
  斯裡蘭卡是位於南亞次大陸南端印度洋上的一個島國,風景優美、氣候宜人,被譽為“印度洋上的珍珠”。
  《漢書·地理志》記載,約在公元前111年,漢武帝平南越後,急於恢復華南海外貿易,立即派遣使者,到廣東招募譯員、船工和商人,帶著黃金、麻布和絲綢等,乘船“自徐聞(今雷州)、合浦、日南(今越南中部沿海廣平省至富安省一帶)”出使東南亞,到達馬來半島諶離國(今泰國境內)後,下船步行十幾日,抵達夫甘都盧國(今緬甸德林達依),再搭乘“蠻夷賈船”,到達黃支國(今印度泰米爾)和已程不國(今斯裡蘭卡)。而後漢使再乘船經馬六甲海峽回到國內。往返歷時兩年。
  到了元明時期,中國與斯裡蘭卡已經有了非常密切的交流,至鄭和航海時代則達到極盛。在科倫坡國家博物館,還存放有一塊“鄭和碑”。這塊石碑上的日期顯示是1409年2月,時值明朝永樂年間,碑上刻有中文、波斯文和泰米爾文3種文字。碑文記載的是鄭和受明朝皇帝派遣,到斯裡蘭卡巡禮聖跡,向佛教寺廟佈施香禮的情況。
  如今,在距離斯裡蘭卡首都科倫坡1小時車程的地方,還有一座關於“海上絲綢之路”的博物館,裡面有一座中國贈送的鄭和雕像。現在那裡已成為斯裡蘭卡吸引海內外游客的一個景點,促進了當地旅游業的繁榮。
  “中斯兩國人民的友誼源遠流長,即使到了今天,我們依然受惠於兩千年前傳承下來的感情。”科倫坡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埃瑪爾·扎亞瓦丹評價道。
  而斯中友好協會副會長阿吉德·達爾馬瓦爾德納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他是斯裡蘭卡的一位企業家,同時也是一位“中國通”。早在上世紀80年代,他曾留學中國。這份經歷讓他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也瞭解了中國,回國後他開始致力於和中國企業的合作。他告訴記者,不久前他才去了一趟中山商談業務。而他正在斯裡蘭卡投資建造的一座火電廠,其機器設備是從廣東梅州進口的。
  “隨著世界海上貿易和聯繫愈來愈頻繁,處在海上絲綢之路中心地帶的斯裡蘭卡,與中國共建“海上絲綢之路”,符合斯裡蘭卡的國家利益。”瑪爾·扎亞瓦丹對兩國共建海上絲路充滿期待。
  投資環境斯裡蘭卡百廢待興發展欲望強烈
  相比中國人聲鼎沸的大都市,斯裡蘭卡首都科倫坡給人感覺靜謐許多。即使是在傍晚下班時分人流聚集的海邊,除了孩子在水邊的嬉鬧聲,人們大多三三兩兩坐在石凳上,安靜享受吹來的涼爽海風。幾乎每個人在與你眼神交接時,都會面帶微笑,甚至熱情地說一聲“Hi”。
  走在這座號稱“東方十字路口”的港口之都發現,不斷擴大的新城商業大樓高聳入雲,老城街頭則多了一份濃郁的古樸味兒,佛寺、清真寺和教堂交相輝映。整座城市環境優美,街道乾凈整潔,道路兩旁樹木夾道林立,樹影婆娑。
  看到這些,很難相信5年前這裡的人民仍處於戰爭的水深火熱中。即使是內戰剛結束的2009年,斯裡蘭卡經濟增長仍然達到了6.2%,此後基本保持7%—8%的增長率,去年經濟增速更是高達9.5%。這與斯裡蘭卡政府在戰後採取合理宏觀調控措施,平抑物價,實行經濟自由化政策和創造良好的發展環境等分不開。
  “同時,國際上對斯裡蘭卡的投資和援助也是斯裡蘭卡經濟複蘇的重要原因。”斯裡蘭卡經濟發展部會務司司長巴詩瓦拉·古納拉瑟納女士介紹說,斯內戰結束後,中國在多個基礎設施項目上進行投資。據統計,近5年來中國對斯裡蘭卡累計投資超過50億美元,主要集中在基礎設施領域,包括修路、建機場、造碼頭等。
  而在安全問題上,斯裡蘭卡投資局局長雅克斯曼·扎亞維拉博士在接受訪問時亦多次提及,希望打消投資者疑慮。“我們是沒有恐怖主義存在的國家,在南亞投資環境非常好。”他說。
  2009年5月17日,斯裡蘭卡反政府武裝泰米爾猛虎組織承認失敗,宣佈放下武器,結束與政府軍長達25年的戰爭。
  “斯裡蘭卡目前政局穩定,社會治安很好。無論是政府層面還是普通民眾,對中國都比較友好。且正處於全面戰後重建階段,政府大張旗鼓推動經濟增長,發展欲望強烈。”吳江浩認同雅克斯曼·扎亞維拉的說法。
  此外,他還提到,斯裡蘭卡重視國民教育,從幼兒園到大學實行免費教育已有近70年的歷史,居民識字率達93%,大大高於其他一些發展中國家。
  合作契機未來或可借自貿區加強產業合作
  “但是斯裡蘭卡的教育偏文。”吳江浩指出,雖然教育普及率高,但人才偏重文科導致許多畢業生無法適應當下經濟發展需要。
  幾十年的人才培養方向足以影響一個國家的產業結構。
  在斯裡蘭卡,工業相對缺乏,尤其是重工業。斯裡蘭卡有輕工業,但工人技術水平不高,市場競爭力不強。“在這裡,花2000元就可以訂做一套英國上好毛料的西服。”記者從當地瞭解到。
  人才問題是一方面,斯裡蘭卡工業發展的另一大掣肘是缺乏原料。
  “我們對肥料、紡織品、建材、藥品、奶粉的需求很大,而這些大部分都得從國外進口原材料。”雅克斯曼·扎亞維拉透露,如何實現進口替代是目前斯裡蘭卡經濟轉型的主要方向之一。
  記者從該局瞭解到,斯裡蘭卡將面料、藥品、奶粉和水泥4大行業納入戰略進口替代發展規劃,對於投資這些行業的外國投資者實行鼓勵措施。比如投資當地紡織品工業在500萬美元以上,即可享受5年全額稅收減免,而投資奶粉加工業想要享受同樣優惠待遇,則須投資3000萬美元。
  雅克斯曼·扎亞維拉希望更多廣東企業過來,他說,來這裡設廠,生產的產品不光面向本地市場,還可以外銷到其他國家。雅克斯曼·扎亞維拉所言,是指斯裡蘭卡與印度、巴基斯坦均已簽署自貿協定,和歐美國家也有一定程度上的貿易優惠,而和中國正在就中斯自貿協定進行談判。斯裡蘭卡出口發展局局長班杜拉·埃戈達在接受採訪時進一步解釋說,原來,無論外國投資者到斯裡蘭卡投資於哪個環節(包括生產、組裝等),只要產品的35%及以上價值是在斯裡蘭卡產生的,那麼產地即可視為斯裡蘭卡,進而便可享受斯裡蘭卡與印度、巴基斯坦及歐美等國的貿易優惠。
  中國駐斯裡蘭卡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王穎琦認為,廣東作為我國的外貿出口大省,與斯裡蘭卡開展這方面合作的優勢非常明顯。
  “斯裡蘭卡人去中國大陸最多的地方就是廣東,有旅游,也有參加廣交會的,每年大約1000人次。他們對廣東的認可度很高,這是廣東可以利用的一個優勢。但廣東現在主要把優勢集中發揮在貿易出口上,其實可以試著將一些優勢產業的生產環節轉移至斯裡蘭卡,利用當地廉價的人力、地價和優惠政策。”王穎琦說。
  而在我們到來之前,已有廣東企業遠赴斯裡蘭卡考察。包括廣州越秀區、中山的企業代表團。
  “這也正是斯裡蘭卡所希望的。”吳江浩說,下一階段,使館的重點工作是推進中斯產業合作。“對於斯裡蘭卡,他們希望通過產業合作打造其國民經濟新的增長點,對於我們,則希望加強產業合作。”
  ■大使點評
  中國駐斯裡蘭卡大使吳江浩:斯5個中心目標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相契合
  斯裡蘭卡國家不大,但地緣優勢很明顯,東接東南亞,北接印度,西北方向是中東,西南方向是非洲。而且,這個國家百廢待興,戰後重建如火如荼地進行,發展的欲望非常強烈。政治穩定,人民對華友好,國民教育水平較高。總體而言是南亞投資環境最好的國家。
  去年,中斯除了建立“戰略合作伙伴關係”之外,還發表了兩國公報,全面闡述今後發展合作方向。可以說,這幾年是中斯關係發展最好的時期。現在,斯裡蘭卡政府關於打造5個中心的說法,與中國提出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相契合的。
  對斯裡蘭卡貿易,中國是高額順差,大概100億美元,這並不是我們所追求的。廣東省應該抓住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機遇,利用自己的優勢,把廣東具有優勢的一些輕工業生產環節轉移到這裡,在幫助當地實現進口替代的同時,也進一步推進中斯貿易平衡。
  ■案例
  港口配套產業亟求發展
  據巴詩瓦拉·古納拉瑟納女士說,斯裡蘭卡國家經濟發展戰略目標是將斯裡蘭卡打造成5個中心,其中之一便是海上中心。
  “斯裡蘭卡是島國,位於世界海上貿易東西航線的中心,生存非常依賴與外界的交流。”巴詩瓦拉·古納拉瑟納的這句話,透露出斯裡蘭卡緊鑼密鼓開展港口建設和與中國加強海上合作的原因。
  事實上,中國與斯裡蘭卡在港口建設方面的合作由來已久。斯裡蘭卡全國7個港口中有兩個由中國投資建造。一個是位於斯裡蘭卡東南部的漢班托塔港(下稱漢港),由中國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承建,目前已經建成並正式投入使用。另一個由中國招商局集團有限公司投資建造的科倫坡南港國際集裝箱碼頭(下稱南港),目前已竣工。其中中國招商局集團擁有該項目55%的股權,由下設子公司運營管理35年。
  據科倫坡港市場及商業發展總經理烏普·扎雅提薩介紹,南港年均集裝箱吞吐量達240萬標箱。記者瞭解到,南港是作為科倫坡整個新港建設的一部分,東部港由斯裡蘭卡自己建設,而西部港還處於規劃階段。“我們計劃在2016年建成整個新港,屆時集裝箱年吞吐量將達1250萬標箱,將成為南亞次大陸最大的集裝箱碼頭。”烏普·扎雅提薩說。
  目前,斯裡蘭卡7個港口的總吞吐量6600萬噸,其中6300萬噸由科倫坡舊港包攬,由此可見科倫坡港的重要性。而其餘港口或老舊、或才新建起,還需要時間發展。
  “海上頻繁的貿易將使科倫坡港和漢港的回報最大化,從根本上惠及斯裡蘭卡。”瑪爾·扎亞瓦丹說。
  隨著新的港口建起,斯裡蘭卡港口附帶的造船業、修船業、港口服務業等配套產業亟求外來投資。
  “我們知道廣東自古就是海洋大省,在港口發展方面有很好的經驗和技術。”烏普·扎雅提薩說,斯裡蘭卡的新港周邊將興起一批碼頭新城,包括酒店和國際購物中心等,非常歡迎廣東企業前來投資,“我們在漢港還有24公頃的空地準備規劃發展港口配套產業,廣東企業進來有充足的空間。”
  此外,我們此次調研還走訪了斯裡蘭卡的漁業和水產部。作為印度洋上的島國,漁業自然是斯裡蘭卡不可或缺的重要產業之一。但目前,斯裡蘭卡在海產品加工和儲存方面的技術不足,捕撈後無法對新鮮的海產品作一些好的處理,導致捕撈後海產品出現降價損失。
  對此,斯裡蘭卡漁業和水產部秘書長迪桑·亞克博士希望,可以加強與廣東在漁業方面的合作。“我知道,廣東在遠洋捕撈、加工、儲存、運輸及淡水養殖方面有很先進的技術,漁業是廣東的傳統優勢產業。”
  “同時廣東還是巨大的海產品消費市場,希望我們能出口更多海產品到廣東。”迪桑·亞克說,現在斯裡蘭卡出口到中國的海產品數量,大約是總產量的30%-40%,還不算最多。
  總策劃:張東明 傅朗 王更輝
  總統籌:李堅 段功偉
  策劃執行:黃國平 徐林
  撰文:南方日報特派記者 賴競超
  攝影:黃國平
  翻譯:葛櫻楠  (原標題:希望更多廣東企業來斯裡蘭卡投資)
創作者介紹

除夕

ub70ubard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